网站导航 设为吉林快3开奖 加入收藏
0543-8171886
2018年04月24日 16:59来源: 滨州传媒网作者:
查看数0

21年前,我从滨州电视台财务科调入新闻部。刚换岗没几天,一位同事就调侃我说:“放着清闲不享,到这儿来干啥?套上这个套儿,你就光等着使劲儿拉车吧!”。这位同事说的 “套”是指新闻部给记者们下达的对上级台发稿任务,也是我进入新闻部后最打怵的活儿。听着是玩笑话,干着干着却成了难以卸载的责任和使命:从当初时政外宣混搭的“业余选手”到后来外宣单设的“职业玩家”,从一开始单挑的大头兵到后来群发的小头目,一路奔跑一路征尘。20多年倏忽而逝,回头看看,车斗里好像也还稀稀拉拉有点“货”,不便私藏,不妨 “晒一晒”吧。

逼出来的“第一”

初到新部室,我直接是白纸一张:镜头不会拍、稿子不会写、横向少资源、纵向无人脉。经过几个月的“预热”,当领导宣布我“出徒”并需要开始正式承担发稿任务时,还是感觉自己像即将被老鹰推下悬崖的小鹰一样充满了惶恐。怵归怵,口头上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认怂啊,谁让咱是爷们儿呢?!开工没有回头箭,打那开始,白天出去采访,下午返回后就急急忙忙回家“审”新闻,吃完晚饭再回办公室踏踏实实“憋”稿子,写完稿子就去机房仔仔细细编片子,经常倒磨到深夜。走完这些流程后,就开始注意候着,等哪位领导或记者老师去省台送片子的时候,请求他们把自己的“作品”也一起捎去(因为那时没有图像回传系统更没有现在的QQ邮箱,只能等车辆方便的时候往济南送录像带)。然后,就开始眼巴巴地等着回音。很“不幸”的是,一开始,所有的片子都是“肉包子打狗”,可谓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想想那时的情形,大概就像一个热恋缪斯女神的文青一样,连睡梦中想的都是自己的文字能变成铅字发表在报纸杂志上。经过一段时间的“炼狱”,某一天突然走了“桃花运”,我的一篇标题为《滨州:黄河上第一座浮桥建成通车》的消息在《山东新闻联播》播发。我的神呐,第一次!第一次的重要性,你懂的!自此,我也似乎找到了屡试不爽的“窍门”:《山东省第一个***在滨州启用》《滨州市第一家***规划建设》《全省最大的***在滨州落成》,甚至连《中国第一条海尔家电街落户滨州市**县**乡》这样的信息也被我“套”进了公式。可是,这种“标题党”式的发稿思路很快就不“爽”了:哪有那么多“第一”能让我一个人摊上啊?再说,那么多“第一”的含金量到底足不足?光想着博眼球、内容和角度没有多少真“货”,稿子被毙,纯属活该!唉,尽管那时候“科学发展观”、“可持续发展”这些词儿还没“现身”,可已经以先见之明给我的“第一”之路贴上了“封条”。

逼着逼着自己,路才开始慢慢变宽

“此路不通”怎么办?感觉快被逼疯的时候才慢慢冷静下来:稿子上不去的原因除了思路不对头,根子还在新闻素养上,光着急不顶用,得全方位“补钙”!记得小学课本上说鲁迅先生早年曾在课桌上刻下过一个“早”字,不过,在模仿他之前,想想办公桌是公家的,在上边刻字说不准还得罚款,就放弃了这个“创意”,偷偷地在笔记本上“刻”下了座右铭:跟自己掰掰手腕儿!(正是这样一句心理暗示让我这个处女座爱钻牛角尖儿的毛病雪上加霜,落下了一辈子也祛除不了的病根儿。)

俗话说,“想要会,跟着师傅睡”,师傅在哪里呢?找着找着,师傅多了起来:前辈记者是师傅、上级台老师是师傅、被采访对象是师傅,各种关于新闻采访的书籍也是师傅,我都跟他们“睡”(或秉烛夜谈或挑灯夜读,反正是熬夜呗)过。不过,要说“睡”得时间最长也最亲密的师傅还是中央台和省台的《新闻联播》栏目,那可是我每天都要膜拜的“圣经”,看完了还不能算完,得把稿子一个字一个字抄下来(上世纪90年代还没发明“复制”“粘贴”这些“高新”技术呢),掰碎了、捏细了、摊平了,从立意到结构,从标题到导语,从细节呈现到起承转合,从角度选择到语言风格,转着圈地想扎进去寻觅“玄机”。经过翻来覆去的折腾,虽然因为资质驽钝没炼成什么火眼金晴,可写稿子竟也有点样子了。

有人说,新闻传播无非是在做两件事儿:一件是传播信息,一件是传播思想。套用一下这个句式,我觉得记者的工作流程应该分两节:一节是发现,一节是表现(当然,这两节之间是互动关系)。可无论发现的广度还是表现的深度都受制于精力,而人的精力又太有限,光撒芝麻盐咋行啊?所以,琢磨着自己学过财务,和经济领域还算有八竿子以内的“亲戚”感情,那就多关注一下产业经济,力争在“自主创新”上寻求突破吧。尽管后来又不争气地重新回到了“万金油”的老路上,但那段时间在山东电视台《山东新闻联播》栏目播发的《滨州:群像经济引领跨越发展》、《滨州:高新技术点睛? 产业巨龙腾飞》、《滨州:实践科学发展观?打造经济新高地》等超长头条和大块头儿作品还是让我感受到“术业有专攻”这句话确实挺靠谱儿。

对了,还忘了说:对上发稿不光是个“种菜”的活计,也是件“卖菜”的营生儿。从采访前对接标准到采访中沟通细节再到采访后打造成片,从前期记者到后期编辑,每一个环节都要细致衔接,都不能偷懒耍滑,否则,对不起,你的“菜”卖不出去烂在街上,捂着脸哭的可不是别人哦。

逼着爬“楼梯”   不只为挣分

“分、分,学生的命根儿”,当初承担对上发稿任务时,我对分数也同样情有独钟。现在想起来有点儿“后怕”:当初进新闻部的动机之一就是觉得在那儿干活儿风光、热闹,很有点儿“无知者无畏”的意思,可后来越干越觉得责任重大,越干越觉得需要严谨细致,越干越觉得还需要再爬爬“楼梯”。爬“楼梯”不是指当官儿,而是想在“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上找点儿思路,在“上大台、上大稿、上头条”上发点儿彪劲,毕竟咱还是党委政府的“喉舌”,也被誉为“站在时代船头的瞭望者”,不能老朝着上稿的条数使劲,不能光为着上稿的奖金发力啊!著名报人艾丰说“一个好记者要想总理想的事儿”,咱达不到那样的境界,但总得琢磨琢磨咱书记、市长是咋想的吧?

人生的意义也许就隐现在一次次爬坡过坎的背后: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单独头条中我们见证了“渤海粮仓”丰收的滨州实践;在山东电视台《山东新闻联播》的单独头条中我们触摸了“四环五海”城市建设的滨州探索;在众多的系列报道中,我们目睹了滨州先锋人物的美好群像;在新旧动能转换、足球进校园、林水会战等报道中,我们倾听到了滨州向前迈进的足音。见证历史、参与建设、推动进步,这不是哪一个人的功劳,而是滨州电视台这个集体的荣耀,是生我们养我们的这片滨州热土的骄傲!

放下执着是一种智慧,扛起责任则更显担当。也许,每一个为梦想奋斗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触,当劳作期间来不及擦的汗水流进嘴角,一开始有些咸,最终会觉得:这,才是生活的味道! (作者为滨州电视台副总监)

网友评论
    利来彩票注册 内蒙古11选5 上海快3计划 汇丰彩票官网 上海快3计划 广西快3 湖北快3开奖 大资本网址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上海快3开奖